这家人为“冲喜”,竟隐瞒了女儿这个“秘密”!女婿知道后气炸……

环球网 2021-11-28 07:13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是很多人对爱情和婚姻的向往。

只是,对精神分裂症患者和家属来说,爱情和婚姻之间阻碍重重。如实告知病史,还是悄悄隐瞒?这考量人性,也考量爱情。

宁波市康宁医院普通精神科副主任解魏卫向记者说起了两个住院病人的爱情故事。作为专业人士,她又给出了怎样的建议呢?

为“冲喜”,瞒下女儿5年精神病史女婿知道实情后愤而起诉离婚

23岁的小云(化名)现在住在宁波市康宁医院接受治疗,而她丈夫正起诉离婚。

小云的丈夫长年在外工作,两人聚少离多,距离产生美。可是,一个月前,丈夫请年休假回家探亲,却迎来了一盆兜头冷水——小芸非但没有热情迎接他的回来,眼神里还满是质疑和别扭。

“你是不是和我的朋友搞暧昧?”“你们为什么要害我?”……过了一阵子,丈夫发现越来越不对劲,妻子不是普通的闹情绪,而是似乎精神有问题。小芸甚至悄悄在家安装了监视器,专门用来监控丈夫在家的一举一动。动辄发怒,歇斯底里地吵闹,摔东西。

丈夫发现和妻子实在没法沟通,就找到了老丈人,反复追问。最后,老丈人不得不坦白:小云曾患有精神分裂症。

丈夫于是愤而提出离婚。

小云入住康宁医院后,医生从家属处了解到,小云有5年的精神分裂症病史。21岁时,她病情稳定。家人想着,小云到了适婚年龄,结婚是很好的“冲喜”方法,可能利于康复。于是,就四处托人为小云安排相亲,自然隐瞒了小云的病史。最后挑中小云丈夫的一个原因是,他长期在外地工作,聚少离多,不容易在共同生活中发现小云病情的蛛丝马迹。两人如家人所愿陷入热恋,很快登记结婚。

可是,“冲喜”的目的并没有达到,小云的病复发了。一方面,聚少离多的夫妻生活让小云闷闷不乐;另一方面,由于怕丈夫发现自己在服用精神疾病类药物,小云逐渐自行停药了。两种因素叠加之下,旧疾复发。

小云的父亲很懊悔。一方面,女儿的病情加重;另一方面,当时千挑万选的女婿以小云结婚登记前未如实告知患有“重大疾病”为由,申请法院“撤销”婚姻。

他经常想,如果当初没有隐瞒小云的病情,如果不着急让女儿结婚,情况会不会比现在好。

“他见过我最恐怖的样子”两人决定一起渡过难关

“医生,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女儿男朋友,我女儿患的是精神分裂症,就说情绪不太好。”小倩(化名)的母亲再三叮嘱解魏卫要对小倩的病情守口如瓶。

小倩有过几段恋爱,曾经很甜。在几次恋爱中,她都苦苦隐瞒自己的病史,生怕男友知道后会看不起自己。结果,却逃不开分手的宿命。

小倩的母亲知道,这个男友,对女儿有多重要,她最怕,对方一旦知情,会果断分手。

但让解魏卫意外的是,小倩病情缓解后,大大方方地告诉了她一个喜讯:“解医生,我们已经领证结婚了。他知道我的病情,我都坦白了。

“瞒着很累,也不对。我想,爱一个人,就不应该欺骗,就干脆告诉他了。他也见过我发病的时候最恐怖的样子。”令小倩意外的是,对方在冷静思考后,决定和小倩共渡难关。

“为了他,我也要更加坚强,更配合治疗。医生,我会按照你说的按时吃药,一定会好起来的。我希望这次是我最后一次住院了。”解魏卫说,讲这些的时候,小倩的眼里闪着坚定的光芒。恋人给予的力量和支持,是旁人很难替代的。

最好在婚前坦白病史病情缓解并稳定至少两年再结婚

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让人唏嘘。从业多年,类似的故事,解魏卫看到也听到了很多。

解魏卫说,婚姻法只规定了精神病人在发病期内不能婚、育,精神分裂症患者同样享受婚姻生活的权利。只是享受权利的同时,更需要考虑能否行使权利的问题。

婚姻不单单是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还需要经营,需要双方的包容、承担和付出。良好的婚姻能使患者享受到规律的家庭生活,得到更多的支持与照顾,减少自卑心理,有利于康复。反之,如果婚后矛盾不断,不仅不利于病情的康复,还会引发更为严重的问题。

她建议,考虑到重性精神疾病发病时,患者丧失疾病自知力及行为控制力,甚至可能导致危害公共安全和他人人身安全的行为发生,加之结婚时心理生理双重负担,有可能会加重病情,因此,处于发病期的精神病患者应暂缓结婚。原则上应待病情缓解,建议至少稳定2年以上再结婚。对频繁发作,功能明显衰退的患者应劝阻结婚。如果双方均为精神病患者,应劝阻婚配,因为其子女患精神病的概率极高。如坚持结婚,则应建议不要生育。

坦白,还是隐瞒?

解魏卫建议:作为家属,需要随时指导患者正确地对待婚姻生活,提高患者分析解决矛盾的能力,而不是想办法欺瞒。最好在婚前告知对方相关疾病,征得对方的理解和同意。

“幸福婚姻的关键不是要找一个‘正常人’,而是要找一个合得来、愿意携手共进的人。”她说,不违背法律准则和社会道德,任何患者都有保守自己病史的权利和自由。决定权在自己手中,但是个人和家庭必须承担这种选择带来的后果。

隐瞒病情,婚姻旅程中往往要承担更多,要承受隐瞒带来的不安全感、自卑、自责,长期的压力会增加复发的风险。反而是那些婚前就向对方坦诚,并得到对方理解的患者,婚姻关系往往更稳定,伴侣也会在康复过程中提供更多的支持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