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病患儿母亲收寄管制药被指“贩毒” 记者多方采访还原案件

环球网 2021-12-03 16:23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罕见病患儿母亲收寄管制药被指“贩毒” 记者多方采访还原案件 来源:央视网

央视网消息: 近日,郑州市中牟县一名罕见病患儿的母亲和一种名为氯巴占的药物引发舆论关注。在这位姓李的母亲眼中,氯巴占是对她患癫痫疾病的儿子病情有帮助的药品,但是,依据相关法规,它又是国家管制的二类精神药品。因为氯巴占,李女士涉嫌了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虽然检察机关认为她犯罪情节轻微,作出了不予起诉决定,但她认为自己应是完全无罪的。那么,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如何,不予起诉决定应该如何解读?对于需要氯巴占这类管制药品的病患来说,能不能有什么救济路径呢?《法治在线》记者多方采访,走进这宗情理、法理交织的典型案例。

儿子出生后被确诊患罕见病 一家人开始寻医问药

这位推着婴儿车的妈妈就是这起事件中的当事人李女士,她几乎每天都会推着自己的儿子到楼下的公园走走。婴儿车里的孩子已经快两岁了,却与同龄人有些不同。出生后仅仅数天突发恶疾、三个月后确诊为一种癫痫疾病,而这也导致他发育迟缓,目前的发育水平相当于一个月左右的婴儿。

孩子患上了这样罕见的疾病,让刚刚成为母亲的李女士和家人非常焦急。从2020年的那个春天起,一家人便开始了四处寻医问药的奔忙,却始终没见到太好的效果。

李女士: 因为当时孩子一直处于很危急的状态,就是咪达唑仑和鲁米那两个镇静剂来维持他的生命体征。 当时医生说这个孩子不可能一直靠镇静剂去维持这样一个状况。我们当时试了德巴金、奥卡西平。

在治疗的过程中,有医生提到或许氯巴占会对患儿有帮助,李女士说,那是她第一次听说这种药。

李女士:医生推荐了氯巴占。第一次接触(氯巴占),那时候(孩子)三个月大,国内没有药,自己找途径去买。但是因为癫痫是一个试药的过程,我记得当时医生也跟我们说得很清楚,说这个药对这个孩子有可能有效,有可能无效。

李女士表示,当初医生给自己介绍氯巴占时主要介绍了药物的疗效和副作用,并没有说要怎么去买,医院和药房里都没有氯巴占。

李女士: 没办法,只能找病友。当时先是通过住院的时候认识的病友加各种群,加了一个群之后在群里就求这个药,他们就说有另外的群,反正当时经历了挺多,到转手买到了这个药。

李女士说,自己是辗转多人才第一次买到了氯巴占,之后她赶紧按照医嘱给孩子服用。

李女士回忆,那时候她成天想的都是怎么能拿到这种市面上买不到的药,她在病友群中不断询问,直到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个网名叫“铁马冰河”的群主。

李女士: 因为这个群主在病友群里评价很高,其实我们都是陌生人,大家只要一交流孩子,瞬间都觉得是知心好友。因为都经历过这种求医问药,而且我们能在群里一直待着求医问药,都是不抛弃不放弃的家长,天然就很亲切,有亲近感。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李女士通过群主“铁马冰河”购买氯巴占。

群主海外代购氯巴占 被警方列为涉毒线索

在李女士她们这些求购氯巴占的患儿家长眼里,群主“铁马冰河”是能代买孩子用药的人,但是他们那时候还不知道,“铁马冰河”已经进入了警方的视线,其原因在于氯巴占并不是普通的药物,而他因此被列为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的犯罪嫌疑人。

中牟是河南省郑州市的下辖县,2021年7月,中牟县公安局接到了郑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下发的一条办案线索,要求核查一份从境外寄到中牟县的包裹。

那么,为什么与氯巴占有关的包裹会被列为涉毒案件线索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条规定:本法所称的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而在我国《精神药品品种目录》中就有氯巴占,被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管控。

中牟县公安局 缉毒民警: (氯巴占)长期服用能让正常人产生瘾癖性、依赖性,对人的身心健康危害较大,尤其是对神经系统伤害最明显。

办案民警对装有氯巴占的可疑包裹进行跟踪,很快发现了前来取货的人。

中牟县公安局 缉毒民警: 侦查人员到取货地点进行布控,7月3日当天将前来取包裹的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7月3日这天,前来取货的也是一名患有癫痫疾病的孩子的母亲。此前,她也和李女士一样,找到了群主“铁马冰河”购买氯巴占。

不过,这一次,燕女士拿到的这份包裹里的氯巴占并不是给自己儿子服用的,而是要转寄给那名叫“铁马冰河”的群主。

中牟县公安局 缉毒民警: 微信名字叫“铁马冰河”的人让她接收,接到这个东西以后,要把这一批氯巴占再邮寄给“铁马冰河”,并且(铁马冰河)交代了怎样应对海关检查,出现什么问题怎样应对。

因帮助收取转寄包裹 多名患病儿家长被查

侦查人员发现,“铁马冰河”真实身份为胡某。身处安徽,于是前往当地将他抓捕。由此。又查出了帮助他收取、转寄氯巴占包裹的三人,他们都是“铁马冰河”群内的需要氯巴占患儿家属,其中就包括李女士。

中牟县公安局缉毒民警: 氯巴占都是从境外过来,他们也都知道。这一批氯巴占到他们手里以后不是自用,像李某4个人又邮寄给胡某,胡某接到这几批氯巴占后又到全国进行兜售。

办案民警对犯罪嫌疑人胡某和包括李女士在内另外四人刑事拘留,同时考虑到李女士等四人的涉案情节和家庭原因,依法对他们取保候审。

检方回应:除一人外 其他人为何不予起诉

2021年10月,警方以涉嫌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将胡某等一案五人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11月,中牟县人民检察院以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对胡某提起公诉;而对李女士等4人则作出了不予起诉决定。那么,检察机关的处理依据是什么,检察机关对此作出回应。

根据公安和检察机关介绍,李女士、燕女士等4名患儿家属这次涉案并不是因为他们本人购买氯巴占。

中牟县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副主任 石会远 :认定本案的主犯胡某为谋取利益从国外走私氯巴占,对外贩卖毒品,其余的4名涉案人员在明知胡某从境外走私毒品的情况下,仍提供地址或者联系方式帮助接收,其行为客观上帮助胡某完成了走私行为。我们认定胡某的行为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罪,其余4名涉案人员因为为走私提供帮助,构成走私毒品罪的帮助犯。

为何帮助收取转寄药品 当事人道出原委

那么,犯罪嫌疑人胡某也就是铁马冰河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地找患儿家长李女士等4人帮他收取、转寄氯巴占?当事人李女士、燕女士讲述了胡某与他们联系的过程。2021年6月,群主铁马冰河分别私聊了她们问的是同一个问题,能不能帮忙接收一个包裹,里面是氯巴占。

燕女士: 他就说希望帮我什么忙,到时候你给我收一下,到时候接到再寄给我,就这么一个事儿。因为我孩子吃这个药,我知道氯巴占是个药,我当时想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李女士: 我当时问他,我说这是干吗,他就跟我说,他说这样的一个包裹,我说有可能到海关那会被扣,我说被扣了之后有什么影响。他说没有什么的,他说有时候就是看运气,有时候运气好海关不扣,运气不好海关就是扣。如果到海关就是那块(扣了),可能需要我拿着孩子病历,到时候去给领回来就可以了。

李女士她们表示,因为前期从群主“铁马冰河”那里买药而建立的关系就答应了对方。二十多天后,一份包裹从境外寄到了李女士家中,于是她按照“铁马冰河”提供的地址转寄。这正是她后来被办案人员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

中牟县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副主任 石会远: 4名人员平时购买就是一盒两盒,他接收的都是26盒、30盒量比较大,他们的行为不是自用,所以他们的行为是走私行为,我们要按照法律规定予以打击处理。

检方根据五人行为作出不同判定

检察机关对案件全面审查后,对犯罪嫌疑人胡某,以及李女士等4人的行为作出了不同的判定。

据此,检察机关分别对李女士、燕女士等4人送达了不予起诉决定书。不过,这是鉴于犯罪情节轻微而免于刑事处罚的,李女士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应当适用法定不起诉。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汪海燕: 在本案当中,适用的是酌定不起诉,指的是检察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轻微,依照刑法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是免除刑罚。

那么,不同的不起诉决定意味着什么呢?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不起诉包括法定不起诉、也叫绝对不起诉,和酌定不起诉、也叫相对不起诉,以及证据不足不起诉等多种。其中规定,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其他六种情形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不起诉决定,这是法定不起诉的条件。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这是酌定不起诉的条件。

李女士: 我们只是有分歧,(检察机关)作了相对不起诉,就是作了酌定不起诉。(检察机关认为)情节轻微,它(氯巴占)就是个药品,而且我们确确实实是当药在用,每个人都当药在用的。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被不起诉人如不服检察机关不起诉的决定,可以自收到不起诉决定书后七日内向检察机关申诉。

11月29日,李女士向中牟县人民检察院提交申诉状,请求检察院依法撤销此前作出的不起诉决定书,并依法认定申诉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按照法律规定,检察机关应当在七日内作出是否受理的决定。对于本案已被起诉的犯罪嫌疑人胡某来说,是否构成犯罪还需要经过法庭审理。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汪海燕: 《刑事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所以从法律上的有罪,只有一个机关才能行使这个权力,就是人民法院。

是药还是毒?特殊患者购买是否有正规途径

对于当事人李女士来说,她目前无法打开的心结是,氯巴占究竟算药品还是毒品?而对于很多像她的孩子一样还需要氯巴占进行治疗的人来说,还有什么合法的途径解决他们的难题呢?

李女士: 我到现在也无法形容这种心情,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症结点,它怎么会是毒品?

燕女士: 我孩子吃药都吃两年多了,这些药之前我孩子没吃我都知道其他病友在吃的。

对于这些患儿家属来说,他们最初知道氯巴占大多是从医生或者病友那里听说的。那么,氯巴占在治疗方面的作用应该如何认知呢?记者采访了在小儿癫痫等疾病领域有丰富临床经验的医学专家,她接诊过不少像李女士孩子这样的病患。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儿科主任 吴晔: 这个病人通常他的发作比较频繁,或者他对于氯硝西泮不能耐受这些情况下可能建议选用氯巴占。有的病人在前面已经吃过十种药,他已经没有几个药可以再选择,我们也没法让他去哪买,只能说从医生角度上告诉他你有选择。

吴医生表示,对于具体的药物药效,还要视个人情况而定。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儿科主任 吴晔: 氯硝西泮和硝西泮平时有的时候也会用,氯巴占跟它们是一类药,但国内一直没用。它从整体的大机制上还是一类药,为什么有的家长可能愿意用(氯巴占),就是说它的耐受性会更好一些。

据研究医学伦理学王岳教授介绍,虽然氯巴占在我国并未获得批准上市,但一些医生为了帮助病人寻找缓解病情的方案,也往往会将此类药物的存在告知患者或家属。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教授 王岳: 可能有一些药可以起到一定的缓解症状的作用,不一定能从根本上治疗他的病,但可以缓解他的发病周期、症状。

专家:被管制药物在医用过程中有严格要求

从事毒品与食品药品相关法律研究的曾文远教授介绍,对于国内已上市的,又纳入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品种名录的药品,在医用过程中也有着严格规定。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食品药品与环境犯罪研究中心副主任 曾文远: 在医师开具处方上来说,第一类精神药品的开具医师必须经过专业的培训,而且取得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硬件证的医疗机构组织的培训,要求非常严格。而对于第二类精神药品的处方的开具,只需要职业医生即可。

据了解国内外相关法律法规的法学专家刘静坤教授介绍,虽然在某些国外的医疗市场可以购买到氯巴占,但它们在使用上也有严格的医学标准和要求。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刘静坤: 目前从我们掌握的信息看,国外关于这个药的使用有两个提示的要素:第一强调用于成年人相关癫痫疾病的治疗;第二用于辅助治疗。由于这个药物是一种管制的精神药品,是需要由医生开具处方才能在市场上购买的,而且它的使用具有严格的医学标准和要求,主要目的是避免由于它存在滥用的可能性危害公众健康。

在对李女士等人作出不予起诉决定之后,当地检察机关仍在不断和多部门进行沟通,希望能解决患病孩子的现实难题。

中牟县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副主任 石会远: 在作出不起诉的决定之后,我们也一同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比如说向当地上级部门汇报情况,正在通过多种渠道了解这个氯巴占的使用状况,还有如何保证这些环境的家庭能够正常购买,我们一直在努力。

购管制药品 可按要求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

那么我国是否有正规渠道可以申请购买这类并没有正式获批上市的管制药品呢?我国《药品管理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医疗机构因临床急需进口少量药品的,经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或者国务院授权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可以进口。进口的药品应当在指定医疗机构内用于特定医疗目的。根据临床使用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进口审批详细流程,申请人可按要求,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受理服务大厅提出申请,受理人员对申请材料进行形式审查,作出予以批准或者不予批准的决定。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教授 王岳: 医疗机构可以依据《药品管理法》第六十五条去申请药监部门单独批准进口少量的精神类药物,这个法条的启动主体是由医疗机构来启动的。

专家呼吁,应完善罕见病患者药品供给渠道,医疗机构可针对此类精神药物的需求,建立绿色通道等机制,在合规前提下找到解决路径。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刘静坤: 有必要从医疗行业出发,动态调整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市场供应,尽量减少需要通过海外代购的途径解决治疗急需(药品)这个矛盾问题。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教授 王岳: 从长远来看,个案的问题解决不如作出法律制度上的安排,如何从治疗、心理和社会这三个方面建立相应的保障制度。